黄峰岭:政企联手共创平安园区

2016年07月08日08:42  
 

理事会队员协助做好园区人口登记工作

黄峰岭工业区占地66万平方米,有大小企业28家,员工2.2万人。早年因警力严重不足,治安状况堪忧。2004年6月,在政府和派出所的帮助指导下,由艾美特等企业牵头组建了“黄峰岭工业区治安理事会”,通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自我完善,实现工业区治安自治,经过多年不断巩固与完善,治安、交通、卫生等综合环境得到全面提升。

一是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引导企业自治管理。按照“政府牵头、派出所指导、企业自治”的运作模式,成立黄峰岭治安理事会,成员单位以自愿加入为原则,设置理事会会长、秘书长、常务理事等职位,由工业园区内各成员企业代表担任,负责治安理事会的日常运作;整合园区内分散安保力量、自筹经费购买安保服务,成立黄峰岭工业区巡防大队,由治安理事会直接管理;通过落实“定人、定岗、包片区、包责任、包安全”的门前治安“两定三包”责任制,全面维护工业区的治安、交通、环卫等综合环境。

二是经费自筹,专款专用,实现自我造血功能。治安理事会根据各成员企业的规模、人数、占地面积等实际因素,按照“谁受益、谁出钱”的原则,结合治安、卫生等日常开支需要,经治安理事会常务理事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后,按比例向园区各成员企业收取管理费用;建立透明的财务管理制度,设定财务及固定资产登记表,实行计划列支、专款专用。通过整合资源,各成员企业的治安、环卫等方面的经费支出大幅下降,有效节约了企业的经营成本,成员企业交付管理费用的主动性明显增强。

三是立足发展,固本强基,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治安理事会主动联系派出所、社区治保会和政府职能部门,每月定期召开治安联席会议,研究解决园区治安问题;组织园区巡防力量,主动协同街道执法部门和社区工作站开展消防隐患、市容市貌、交通等综合环境整治行动,督促存在隐患问题的企业、出租屋、商铺及时进行整改;设立专项奖励资金,按照“一案一奖、有案必奖”的原则,对好人好事、协助打击违法犯罪等行为进行表彰奖励;加大基础投入,在园区出入口设置治安岗亭和车辆拦闸,在园区内增设站岗岗亭,在4条主干道、人流车辆密集路段设置多方位高清摄像头,实现视频监控全覆盖。

四是规范运作,系统指导,具有复制推广前景。黄峰岭工业区外来人口多、进驻企业多、楼栋店铺多、园区面积大,工业区治安环境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周边片区治安环境,是宝安作为“劳务工大区”现状下的一个典型工业区缩影,具有普遍性。黄峰岭治安理事会先后制定财务、队伍管理等各项管理制度11项,明确治安理事会各成员的职责和义务,在运作管理方面日趋规范化、制度化,具有可复制性。同时,石岩街道还牵头制定了《工作模式指引》等3份指导性文件,在治安理事会的组织架构、工作职责、内部建设、宣传开展方面做出了系统、明确的指引,具有可推广性。

工业园区综合环境的提升,提高了园区居民的安全感和满意度,使该小区内的房租明显高于周边区域,给当地居民带来了实惠;解决了企业“招工难、留人更难、留人才难上加难”的问题,从而加快了园区企业的发展速度,尤其是五大常务理事单位的经营规模明显壮大,如艾美特由2004年的年产值7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30亿元,经营利润逐年上升;企业主动履行社会责任,也为政府减轻了治安管理方面的压力,从而实现了企业、员工、居民、政府四方“共赢”的局面,也获得了包括园区居民、企业员工、台商协会及政府的一致认同。

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特别是深圳“特区一体化”的快速推进,政府服务管理不断深入到位,特区外的治安环境得到极大改善,治安理事会赖以生存的土壤也随之发生了变化。“黄峰岭模式”该当何去何从?这引发了新形势下对黄峰岭治安理事会模式的思考。

一、新形势下对“黄峰岭模式”的重新审视定位

治安理事会“始于治安、围绕自治”,而在治安环境日益改善的今天,治安和管理问题不再是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问题,取而代之的是人力资源问题和员工日益增长的物质精神文化需求。如何才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物质是基础,服务是关键。治安理事会作为园区的治安管理机构,在做好治安的基础上,不仅要将“服务”纳入职能范畴,还要将工作重心逐渐向服务转移,通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自我完善”,最终实现“围绕服务、向服务转变”——不是无目的、无节制地提供服务,而是要根据各自园区实际情况和群众实际需求,有针对性地选择服务项目。例如:园区交通不便利且外宿员工居多,可相应提供外宿地区到工业园区的两地自行车免费租赁等公益性服务项目。

二、关于企业自身发展和履行社会责任的辩证关系

工业区治安理事会“围绕服务,向服务转变”,不仅需要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还要承担一定的费用,这种做法是否会和企业的自身发展产生冲突?

答案是否定的。企业主动履行社会责任,是企业文化的一种深层体现,完美迎合了新时期下企业员工对人文关怀等精神层面的需求,不但得以留住人才,也产生了极高的凝聚力,其实际产出价值要远高于投入费用,如艾美特公司的总产值就在这十多年里翻了4倍多(7亿——30亿),其他龙头企业也普遍维持着50%以上的增幅,实现了企业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与此同时,这些龙头企业的劳资纠纷发案率要远低于园区内其他企业,其中艾美特、银宝山新等龙头企业自2004年至今未发生过较大劳资纠纷或群体性事件。

那么,“黄峰岭模式”如何有效开展服务?有两点很重要:一是要有核心牵头企业,要有一定经济量、一定规模、一定号召力,一般是工业园区的龙头企业;二是要有热衷于此事业的、担任一定职务的人来牵头,一般是龙头企业的领导者。

三、探索“一核多元”的队伍发展新模式

要想深入发挥治安理事会的“服务”功效,加强队伍建设是必须的,但目前绝大多数工业园区是以专门购买服务模式组建治安保安队伍,这对于管理者而言,是一种投入大、功效单一、产出少的“赔本买卖”,两者是相互矛盾的存在。那么,该如何做到“互赢”?

不妨将“有形”的治保安队伍“无形化”——打破购买治安服务、组建专业治保安队伍的“有形”格局,由治安理事会做好统筹管理,一是积极调动企业员工的积极性,二是充分发挥园区工青妇、义工队伍等社会有生力量,三是对社会爱心人士、退伍兵、退休专业人员等有能力、有热心的特殊群体进行返聘或重新定位,通过工业园区党代表工作室等平台形成上下联动,组成“全员参与”的“无形”队伍。这样一来,在有效降低专业治保安队伍的成本的同时,社会效益不减反增;购买服务的“有形”队员越来越少,发挥作用的“无形”力量反而越来越多。如此不断吸纳社会新生力量参与园区共治,以点带线、汇线成面,持续发展,最终形成“党委领导、全民共治、共建共享”的“一核多元”队伍发展新模式。

四、治安理事会统筹功效的发挥与园区内外的联动关系

在“一核多元”的队伍发展过程中,治安理事会需要管理的不再是单一某支固有队伍,这就要求治安理事会必须将工作重心向统筹协调方面倾斜,其工作模式也要由“封闭式”向“开放式”渐变。对内而言,治安理事会要充分发挥中枢、传输和大脑作用,统筹协调园区内各企业,实现信息、资源的共享互助,以有限的力量调动园区更多的资源,从而形成合力;对外而言,治安理事会是政府服务的有效延伸,因此不仅要和园区内各企业治安力量保持联络畅通,还要和派出所、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等治安主力军形成规范化、制度化的联动机制,如每月开展一次治安分析会议等。治安理事会自治不是“看家护院”,而是对政府职能力量不足的有效补充,是政府的“好帮手”,因此政府不但应给予一定的经费补助,帮助企业减轻资金压力,还要帮助治安理事会进行宣传和统筹,加强治安理事会对园区的管控力度。

值得一提的是,治安理事会作为社会组织,是没有执法权的,政府需要履行监管职责。因此对涉及权限、监管等方面的核心工作以及大型培训等互动项目,不仅要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许可,还要在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和指导下进行。

治安理事会自成立以来,先后荣获“深圳市公安局专群结合典范”、“标兵小区”等荣誉称号,并入选深圳市2015年社会建设创新项目,在宝安区范围内全面推广。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赵鹏(实习生)、秦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