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县:“群众说事、法官说法”

2016年07月08日09:54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来富县调研两说一联机制

富县位于延安市南部,古称鄜州,辖6镇1乡1个街道办事处,137个行政村(社区),总人口15.7万人,总面积4182平方公里,居陕西第五,延安第一,境内生态良好、交通便捷、历史悠久、资源丰富。近年来,富县紧扣县域实际,不断加强社会治理创新,在实践中创新,在创新中完善,推行了“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便民联动机制,有效化解了矛盾纠纷、解决了实际问题,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等中省市领导的充分肯定,并在全国法院系统和陕西省全面推广。

一、背景与起因

党的十八大要求在全国加快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共参与、法治保障”多元共治的社会治理格局;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确定为全国深化改革的总目标之一;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总目标和重大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县域治理的重要性,为加强社会治理创新指明了方向。

近年来,富县苹果产业不断发展壮大,石油煤炭开发、延能化建设、高速公路铁路等农业现代化、工业化、城镇化重大项目的相继实施,因苹果买卖引发的合同纠纷、因征地拆迁引发的利益分配、因产业结构调整引发的土地权属等各种矛盾纠纷,日益凸显,加之法院立案登记制的实施,受理案件数量大幅度上升,案多人少矛盾突出。如何通过多元化解,繁简分流等改革办法破解难题,补齐基层基础薄弱,人、财、物短缺等短板,以较小的成本获取较好的效果,在更高层次上实现公正和效率的平衡,给当地县委、县政府创新社会治理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二、做法与经过

针对现实工作中遇到的诸多问题,富县县委、县政府结合实际,找准定位,在历年推行的“树状管理”“三官一律进社区(村组)”“群众说事”的基础上,推行了“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便民联动机制,有机的将“法、理、情”融入到矛盾纠纷的化解之中,实现了村民自治与法治手段、法治思维的有机结合,有力促进了基层社会脏污自治,有效维护了社会大局和谐稳定。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时任陕西省省委常委、延安市市委书记姚引良亲赴富县调研促进“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便民联动机制。2014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专门下发《通知》,在全国推广富县人民法院“群众说事、法官说法”机制。2015年9月,陕西省委办公厅和政府办公厅联合发文,提出了在全省推广“群众说事、法官说法”机制的具体《意见》。

(一)发展历程。“群众说事制”起源于富县茶坊镇。征地补偿是村民最关心的大事,在几次组织群众说事未果的情况下,驻村干部、施工方和村三委会成员邀请村里德高望重的群众,反复上门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拉家常、讲政策,说事、说理处理此事,最后达成按玉米补偿标准进行赔偿的共识。富县在此类矛盾纠纷的化解中,总结出了“群众说事制”。2010年5月,马坊村进行新农村建设民居改造,该村通过“群众说事”难以解决,后来镇村干部请来“三官一律”进社区的联系法官,现场讲解相关法律,矛盾很快得到化解。

现实使富县县委、县政府深深认识到,社会治理作为重大的实践命题,治国理政的难题,必须通过创新实践来解决,富县县委认真调研,在总结“群众说事制”“三官一律”进社区、县乡干部包抓低收入村等社会治理模式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实践、总结、完善,推行了“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便民联动机制。

(二)主要做法。“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二者之间既有各自的独立内涵和具体要求,又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其核心是尊重群众的主体地位,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

所谓“群众说事”就是指当事人和县乡村干部、村老干部、老党员、德高望重有威信的群众,用拉家常、讲政策、讲道理的方式讨论村级事务、化解矛盾纠纷,调动群众参与村务管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激发社会力量参与化解矛盾纠纷和解决实际问题,建设美丽乡村。“说事”包括“说、理、议、办、评”五个环节:一是畅通渠道“说事”。村(社区)畅通群众说事渠道,采取“群众要求说、登门入户说、急事及时说、主动邀请说、不便用卡说”等方式,敞开大门开展“说事”。群众有诉求时,可及时向村(社区)干部提出申请,由村(社区)干部主持召开“说事会”,及时商讨解决诉求事项;对一些苗头性问题,村(社区)干部主动登门入户、沟通交流、协调解决;对群众遇到的突发事、急难事,随遇随说,随说随办;对关系本村(社区)经济发展、稳定和谐等重大事项,由村(社区)干部邀请村(居)民代表、致富带头人、老干部、老党员等召开“说事会”,共同研究,形成共识;对不便在公开场合商议解决的事情,可通过发放“说事卡”、设立意见箱等,使群众的事有处说。二是明确责任“理事”。村干部和联村干部要经常关注群众诉求,收集到群众诉求后,能够当场解决的当场解决;需村(社区)“三委会”或部门、乡镇研究解决的,进行梳理归类,于5个工作日内形成初步意见上报并及时告知说事人;对与现行政策法规相违背、相抵触的问题,耐心解释说明,疏导群众情绪。三是集中民智“议事”。针对梳理归类的问题,村(社区)干部组织召开议事会,鼓励群众畅所欲言,充分发表自己的见解,依靠群众的集体智慧确定办理方案;对于涉法涉诉的问题,可邀请联村法官到场说法,引导群众依法确定办理方案。四是整合民力“办事”。按照“谁分管、谁负责、上下联动、整体配合”的原则,对集体议定的办理方案落实责任人,由责任人对办理事项做出承诺,按时办结。五是加强监督“评事”。议定事项办结后,及时向群众公示办理内容、办理时间和办理结果,接受群众的监督和评议。群众对办理结果不满意的,村(社区)敦促相关责任人限期整改,并公布整改结果。

所谓“法官说法”就是指“法官”进村把法律服务送到群众身边,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在联村干部和村干部组织群众说事过程中,遇到涉法问题和难题时,联村法官及时主动介入,通过法制宣讲、法律咨询、现场调处,有效地将村民自治与法律手段、法治思维、道德约束、村规民约结合起来,合情、合理、合法、有序地解决基层矛盾纠纷,把社会矛盾的化解引入法治化的轨道。“说法”方法主要有五种:一是法制宣讲会上说。采取编发普法案例、举办法治讲座、召集村民会议等多种方式,进村宣讲与基层群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类法律和法规,教育和引导基层群众自觉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处理问题。二是法律咨询当面说。联村法官当面向群众解答遇到的法律问题,使群众了解法律、法规,知晓解决矛盾纠纷的途径和办法。三是行动不便上门说。法官应当主动上门向老弱病残等行动不便的特殊群体提供法律服务,解决矛盾纠纷和其他问题。四是调处纠纷现场说。帮助联村干部和村(社区)干部排查化解矛盾纠纷,通过现场指导人民调解组织调处纠纷,发挥“传、帮、带”作用,提高人民调解工作水平;通过诉讼前现场调解纠纷,阐释法律规定,理清是非责任,听取群众意见,在化解矛盾中宣讲法律;通过巡回审判对基层群众具有普遍教育意义的典型案件,将庭审现场搬进家户院落,教育引导基层群众树立良好道德风尚,预防矛盾纠纷的发生。五是见面不便电话说。畅通民意沟通渠道,公布联村法官电话号码和电子信箱,通过约谈、打电话和网络交流等多种途径,及时解答群众提出的法律问题,为群众提供便捷周到的法律服务,指导和帮助基层群众理性维权、依法维权。

三、成效与反响

“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便民联动机制把党的领导与群众自治、政府管理与群众自我管理、依法治县与以德治村相结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是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机制的生动实践和司法体制改革的有益探索,从源头上预防化解了矛盾纠纷。

一是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机制推行以来,富县说事说法共计3695件,解决了3426件, 其中群众说事3444件,已解决3184件;法官说法251件,解决242件。推广后,全省法院累计巡回审判9871案(次)、指导人民调解1.13万件(次),参与村民议事564场(次)、举办法制讲座419场,诉讼外化解各类纠纷2.6万件。切实把问题化解在了基层和萌芽状态,有力促进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二是保障了村民自治权利。充分发挥了群众的主体作用,激发了村民自治的活力,调动了村民参与村务管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保证了群众对村级事务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实现了村里的事情群众自己说了算,提升了村民自治的水平,保障了村民自治权利。

三是提升了依法治县水平。联村“法官”将法律服务送到群众身边,增强了广大群众的法律意识和法治观念,合情合理合法将矛盾化解在基层,既解决了“私了”合理不一定合法的问题,又解决了邻里之间对簿公堂合法而不合情的问题,同时解决了群众有纠纷到法庭告状误工误时且丢面子长期结仇的问题,从而提升了依法治县水平,推动了法治富县进程。

四是转变了党员干部作风。把机关干部下派到农村第一线,联村蹲点干部住农家屋、吃农家饭,了解村情民意,转变了干部作风,使干部得到了锻炼,提高了干部的实践能力,开通了民情“直通车”,架起了干群“连心桥”,增强了农村基层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五是加快了县域经济发展。为加快县域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大大激发了县域经济发展的活力,富县重点项目强势推进,产业开发迈出新步,城乡统筹步伐加快,精准扶贫攻坚前行,“美丽乡村”建设有序推进,营造了齐心协力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的浓厚氛围。

富县“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多元化解矛盾纠纷机制,激发了社会力量,调动了群众参与的积极性,破解了基层矛盾纠纷化解的难题,补齐了基层基础、社会共治、齐抓共管、法治保障四方面短板,形成了源头治理、综合治理、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的新格局。先后被新华社《内部参考》《人民日报》《人民法院报》《人民司法》《陕西日报》《当代陕西》等报刊杂志刊登报道;中央电视台、陕西电视台等中、省、市媒体进行了宣传报道;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陕西传媒网、延安市人民政府网等门户网站也广泛进行了宣传。

2014年,“群众说事、法官说法”机制在延安市和全国基层法院全面推广;2015年9月10日,最高法组织全国人大代表、特约监督员、特邀咨询员视察组来陕视察,专程考察了富县人民法院“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工作机制,同时有关专家、教授等社会各界人士和山东省、河北省等省市县对富县“群众说事、法官说法”进行了调研指导、交流学习;2015年9月17日,陕西省在富县召开了全省推广“群众说事、法官说法”现场会;2015年10月16日,富县与西北政法大学签约了共建基层社会治理协同创新基地;2016年3月24日,全国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项目总结推进会在延安召开,实地考察了富县“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多元化解矛盾纠纷工作。

富县先后被评为“延安市平安建设先进县”“延安市社会治理创新先进县”“全省组织工作改革创新一等奖”“陕西省平安建设先进县”“陕西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先进县”,连续七年获得“省级信访三无县”等荣誉称号。2014年,被最高人民法院以法〔2014〕187号文件推广全国学习借鉴,2015年、2016年在全国“两会”上,“群众说事、法官说法”机制连续两年被写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2015年,中共陕西省委办公厅和省政府办公厅以陕办字〔2015〕79号联合发文,在全省推广“群众说事、法官说法”机制。

四、探讨与评论

“群众说事”提高了村民自治水平;“法官说法”把村民自治推上了依法治国轨道。富县在加强社会治理创新工作中,深刻体会到以下几点:

一是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必须坚持群众路线发挥人民群众主体作用。群众是推动改革发展的力量源泉。富县在推行“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工作中,坚持群众主体地位,思想上尊重群众,感情上贴近群众,工作上依靠群众,生活上融入群众,问计问政问需于民,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最期盼、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全心全意为群众谋福祉,真正让群众得到实惠。只有从培育群众法律意识、法治思维、道德约束入手,变强硬命令为说服引导,变官方意志为民主决策,变指手画脚为倾心服务,不断提升民主治村、依法治村的水平,才能努力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二是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必须坚持以优良的党风带政风促民风。干部作风事关事业发展、事关国家兴衰成败。富县在推行“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工作中,高度重视理论学习,不断坚定党员干部理想信念,强化宗旨意识、在党意识和为民意识。深入开展县乡干部联村、基层干部“一述双评”、群众和服务对象监督评价权力部门和窗口单位、“两联系一承诺”等制度,进百家门、吃百家饭、知百家情、解百家忧,在学习型、服务型、创新型组织建设方面迈出坚实步伐。只有搭建实践载体,使权力在“聚光灯”下运行,让干部在基层一线砺炼,在亲力亲为中提升水平,实打实转变政府职能,硬碰硬转变作风,才能以优良的党风带政风促民风。

三是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必须坚持以提高群众满意度、促进社会和谐为落脚点。没有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一切都无从谈起。富县以“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工作为抓手,建立社会治理信息服务中心,健全完善维稳民情信息网络、网络舆情监控、社情民意调查、督查考核责任追究等体系和机制,深入开展群众诉求大排查、大梳理、大化解活动,初步构筑起纵向多层级管理与横向多主体协同的树状社会治理模式,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了社会矛盾纠纷的发生。只有把维护和谐稳定与促进发展放在同等重要位置,努力做到民主治村与依法治村有机结合,变被动接访为主动下访,变事后处置为事前预防,变消极应对为积极作为,才能最大限度地增加社会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不和谐因素。

四是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必须坚持以加快发展、富民强县为根本目标。发展是破解一切难题的“总钥匙”。富县有序拓展“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工作的内涵与外延,从初始的以矛盾纠纷化解为主到后来的突出解决群众困难,现在则更多的是征求群众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见建议,民意入政、精准施策,绘制构建实力、绿色、幸福新富县目标蓝图,大力实施工业转型、果畜增效、旅游兴业、改革驱动、脱贫攻坚五大战略,“群众说事、法官说法”机制激发的合力,成为促进县域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强大动力。只有依托“群众说事、法官说法”搭建的平台,决策中广集民意,运行中凝聚民力,实施结果群众评判,自始至终把发展作为硬道理、硬任务,就没有越不过的“火焰山”,就没有趟不过的“流沙河”。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赵鹏(实习生)、秦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