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头街道: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项目

2016年07月08日10:11  
 

福田区基层治理暨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调研会现场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以及省、市、区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有关精神,深化基层管理体制改革,完善社会治理体系,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结合实际,以金地社区为试验田,实施“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项目。

一、改革背景,以区域化党建促进社区治理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正式使用“社会治理”的概念,要求改进社会治理方式,坚持系统治理,加强党委领导,发挥政府主导作用,鼓励和支持社会各方参与,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推动下,社区必将成为中国社会最重要的社会微观单元,政治建设、社会管理、社会服务、单位属性等功能社区化已成趋势。打造标准化示范社区,推动复合型治理,构建全服务模式,从而为其它社区提供“标杆”,这是政府对社区进行科学管理的依据,有利于节约管理成本、提高服务效能。

根据省、市、区关于“加强社会建设,创新社会治理模式”的有关精神,沙头街道制定了《福田区沙头街道“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项目实施方案》,并成立项目领导小组,开始了社区治理创新的改革探索。该改革项目从两种视角(即行政视角和居民视角)着眼,从两大关键(即社区治理和社区服务)入手,从两个方向(即社区供给和社区需求)分析。旨在以社区治理的基本准则,全面梳理社区事务,分类完善服务清单,逐步摸清运行机制,有效整合社区资源,以此对比居民需求,查漏补缺,精准服务,培育社区自组织群,促进社区可持续发展。

二、目标导向,确立社区治理架构

根据改革目标,沙头街道计划以“标杆管理”为手段,完成社区治理从立标、对标、达标到创标的循环过程。通过运用互联网技术,系统做好社区治理的“四轮定位”,明确社区治理的“五治并举”,达成社区治理的“六大目标”,最终逐步实现“互联网+社区治理标准化”的总体目标。

“四轮定位”,一是厘清党委、政府与各类社会组织的功能划分以及权责边界。打破行政垄断,促进公共事业多元化、社会化和民营化,避免越位、缺位、错位、不到位状况,有效规避“政府失灵、市场失灵和志愿失灵”陷阱,推动社会转型,建立稳定社会结构。二是解决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和居民日益高涨需求之间的落差。科学划分公共产品和准公共产品,调配经济性公共服务与社会性公共服务比重,突出社会服务优先,将社会服务提供建立在市场机制、社会参与和政府自身变革基础之上。三是促进“单中心治理”向“同心圆治理”转型。发展好各类社会组织,实现社会自律与自治,有力支持政府各项改革,节省政府成本,分饰好“掌舵”和“划桨”角色、协同好“法治”和“共治”机制,处理好“公转”与“自转”的关系。四是建立政府、社会、个人责任与义务相平衡的公共服务机制。以“社区底盘”思维推动社会治理创新,有效调配行政、市场和社会多方面的资源,在社区层面强调制度化跨界合作,解决社会日益碎片化和原子化问题,通过合纵连横协调行动,实现社区可持续发展。

“五治并举”,一是法治。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创新社会治理,才能更好地统筹社会力量、平衡社会利益、调节社会关系、规范社会行为,实现维权与维稳的统一,实现社会深刻变革既生机勃勃又井然有序。二是善治。社会治理与政府治理、市场治理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体。社会治理不仅需要一个好的政府,而且需要一个好的治理模式,最根本的是推动政府转型,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格局。三是自治。基层自治是实现社会民主法治的基础,基层自治制度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制度。基层自治的本质是基层群众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自己办理自己的事务,自己预算自己的事项。四是共治。共治就是共同的社会治理,这个共同体包括政府主体、市场主体和社会主体。共治的关键是整合资源、整合力量和整合利益。五是德治。德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一种价值观。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价值,正是德之真谛。

六大目标,即“党群凝起来、治理实起来、居民动起来、资源用起来、行政优起来、社区活起来”。

三、需求导向,系统开展标准化研究

沙头街道的“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改革项目获得了中央编译局、国家行政学院等国家级智库支持;针对试点社区的实际情况,项目小组与公众力智库团队合作,按照“重构社区、分类调查、活化组织、制定标准”四大步骤开展具体工作。

(一)重构社区。重新定位社区党委、居委会和工作站工作职责,明确各自工作内容。充分发挥社区党委在社区事务中的引领、统筹与协调作用;完善居委会内部结构,通过还权、增能,强化居委会自治功能;强调社区工作站的基础信息与城市、社会管理职能。

(二)分类调查。一是开展社区治理三大主体调查。针对社区党委、居委会、工作站的工作内容和性质的不同,沙头街道分别设计了三套问卷,了解基层工作人员在人员队伍、工作制度与工作方法等方面的意见建议。二是开展社区居民调查。调查内容涵盖人际交往、日常生活方式、公共服务需求、公共活动参与意愿等方面。按照常住人口20%比例,共发出问卷2453份,收回问卷2427份,合格问卷2326份,合格率达95.8%。

(三)活化组织。成立“社区服务联盟”,以达到弥补社区公共服务短板、激发社区活力、实现多元共治的目的。沙头街道联合公众力智库团队向市内各专业社区服务机构发出邀请,目前已有广东省婚姻家庭咨询师协会、深圳读书会、星聆喜乐团等50家机构加入联盟。

(四)制定标准。通过编制清单的形式,制定《社区党建工作清单》《社区服务清单》和《社区政务清单》,共梳理社区事务141项,其中党建工作28项、居务52项、政务61项;同时,针对清单的每项内容进行详细说明,为社区工作提供“标尺”,从而使社区工作实现法制化、专业化、规范化、信息化。

四、群策群力,建立社区治理标准化体系

社区治理标准化具有科学性、规范性、层次性和兼容性的特点。沙头街道以“社区治理”为触点,形成倒逼机制,开启两个发展动力,一是政府自上而下的规划动力,二是社区自下而上的发展动力。从党委、政府的视角,通过编制“三清单”(即党建工作清单、服务清单、政务清单)来考量党务、服务和政务的畅顺情况,梳理好这“三条辫子”;通过审视居民的实际需求和参与动力,激活“四个机制”(即孵化机制、培育机制、引进机制、购买机制)来激发社会、社区和社团这“三股清泉”的活力。

经过前期的反复论证,6月初,沙头街道与公众力智库团队联手开展了《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体系文件的起草工作,10月份完成初稿;经区委区政府领导和区二办、组织部、社工委、改革办、民政局等相关业务主管部门的指导,结合深圳市、区党校及社会行政学院等专家评审意见,沙头街道对文件进行了反复打磨修订,现已基本定稿。该体系文件包括《金地社区治理报告》、《社区党建标准化体系》、《社区居务标准化体系》、《社区政务标准化体系》及《社区服务联盟手册》。

(一)防范空心,确立了社区党建标准化体系

在社区治理过程中,为突出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领导核心地位,防止党组织出现“说起来核心,实际上空心”的问题,根据市委组织部《关于推进社区党建标准化建设的意见(送审稿)》的相关要求,沙头街道制定了一套《社区党建标准化体系》文件。在送审稿“组织设置标准化”“党员管理标准化”“治理结构标准化”“服务群众标准化”“工作职责标准化”及“组织保障标准化”六大模块的基础上,沙头街道新增了一个模块——“考核评估标准化”;在送审稿23个事项的基础上,新增了5个事项——“党务工作者管理”“‘两新’党员管理”“党建公众微信号”“党组织积分制考核”和“党员积分制考核”。

针对每一事项,沙头街道均以《党建工作指引》的形式,系统分析其工作简介、供给主体、对象和条件、方式和标准、工作流程、注意事项、相关材料7个方面。以“党代表进社区”为例,其“方式和标准”分为接访群众、走访慰问、集中座谈、开展调研、组织接待日等五种形式,其“工作流程”又分为第一步预告和约访、第二步登记社情民意、第三步受理、第四步反馈、第五步评议。总之,通过“菜单式”的标准化设置,让社区党组织及个人对自己的角色定位、工作职责和履职方式一清二楚。通过社区党建的标准化,推进社区治理的现代化,让社区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能力得到快速提升,作用得到切实加强。

(二)做实自治,完善了社区居务标准化体系

《社区居务标准化体系》包括“治理结构标准化”“人员队伍标准化”“制度保障标准化”和“社区服务标准化”四大部分。社区服务以社区居民委员会、社区服务中心及社区社会组织等为主体,充分发挥居民委员会作为基层自治基石与枢纽的作用。《社区服务清单》共包括11个类别,即社会自治类、法律调解类、社会安全类、环境建设类、文体宣教类、健康计生类、社保就业类、社会救助类、社会福利类、社会融合类和便民利民类。每一大类下,又包括19个小类和52个具体服务产品。

对应每一产品,沙头街道制定了《服务产品说明》,通过细化产品简介、供给主体、对象和条件、方式和标准、服务流程、注意事项及相关材料,同时借助图表等工具来规范其内容,以强化社区服务公开性。

(三)厘清权责,规范了社区政务标准化体系

《社区政务标准化体系》分为“治理结构标准化”“人员队伍标准化”“制度保障标准化”和“政务服务标准化”四大部分。社区政务以社区工作站为工作平台,充分发挥工作站作为“行政事务承接者”的职能。《社区政务清单》共包括11个类别,即基础管理类、社会安全类、环境建设类、文体宣教类、健康计生类、社保就业类、社会救助类、社会福利类、社会优抚类、社会融合类和便民利民类,其类别与居务相近,但内容各不相同。在每一大类下,又包括20个小类和61个具体工作事项。

对应每一事项,沙头街道制定了《政务操作规程》,通过细化工作简介、供给主体、对象和条件、方式和标准、工作流程、注意事项和相关材料,以增加政府行为透明度。

(四)促进落地,推动了社区服务联盟项目

为实现社会组织有效参与社区服务,全面探索社区多元共治和多元服务的模式,实现社区建设治理的改革创新目标,沙头街道联合相关机构倡议发起成立“社区服务联盟”,向全市各类为社区提供专业服务的机构、团体等发出了邀请函。《社区服务联盟手册》共含“联盟源起”“联盟理念”“联盟视觉识别系统”“联盟成立邀请函”“联盟章程”“入盟申请表”“服务信息采集表”“发展规划及近期工作计划”“联盟服务内容、模式和愿景”“联盟盟员一览”10个篇章。社区服务联盟的宗旨是整合社会资源,建立行业标准;服务社区居民,促进行业发展;规范行业纪律,保障行业利益。联盟的目标是以社区服务标准化为基础,发挥各专业机构、社会组织的服务主体作用,为居民提供全时域、全地域、全口径、全方位的社区服务。

五、遵规守矩,对照标准化体系指导社区治理

对照《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文件的相关内容,试点社区开展了以下工作,并取得了一定成效:

一是搭架子。针对社区党组织核心领导地位不突出、居委会“空心化”、工作站定位不明确、属性不清晰、权责不对等的问题,金地社区通过调整社区组织架构,重新定位社区党委、居委会和工作站的工作职责,实现社区标识标准化,促进了工作的有序开展。金地社区党委书记通过兼任居委会主任和工作站站长,兼职委员通过发挥专业优势,实现了党建带群建;金地社区居委会下设议事评议委员会、法律调解委员会、群防群治委员会、文体宣教委员会和社区发展委员会,为落实居民自治发挥了作用;金地社区工作站将原有分散的8个专门业务窗口统一合并为3个综合窗口,以方便居民办事。

二是提素质。针对基层工作效率不高、人员队伍能力不强的问题,沙头街道通过社会招聘,为金地社区配备了5位28周岁以下、本科学历的年轻人才,为基层组织注入了新鲜血液;同时通过合理的岗位分工,以及开展全方位的实操能力培训、业务技能培训、窗口礼仪培训以及“标准化”相关座谈等,提升了基层工作人员的基本素养和专业水平,促使他们将“标准化”的相关要求内化于心,外化于形。

三是建台账。针对社区行政工作琐碎、管理体系分散的问题,金地社区对年度工作进行了系统性规划,制定了《金地社区党建标准化建设项目计划表》等,规范了项目开始时间、结束时间、主题、内容、人员、地点、形式、经费和预期效果。此外,按照《党建工作指引》、《服务产品说明》和《政务操作规程》,金地社区采用整齐划一的格式,将本年度内的所有工作进行了资料整理和归档,建立了标准化的台账,这不仅有利于文档的保存和查阅,还使得工作流程更加清晰、规范,提高了工作效率。

四是聚资源。为给辖区居民提供更好的交流环境和服务场所,金地社区本着“一切从简”的原则,在充分利用现有办公场地资源和充分发挥福田区体育公园优势的基础上,对各小区室内室外活动场所进行了整合,对社区党委、居委会、工作站进行了独立办公用房改造,打造了全新的党群活动中心,优化了功能区域划分;针对辖区内存在的市容环境问题,开展了为期4个月的综合整治工作,使得辖区内外耳目一新,切实打造了经济繁荣、绿色宜居的“新金地”,完善了城市管理共同责任体系。此外,金地社区还对辖区居民情况进行了摸底,建立了社区资源库,为基层自治服务中快速对接各类资源夯实基础。

五是组项目。金地社区广泛调动社会资源参与社区服务的拓展与完善,将部分统计、计生、劳保和法律服务项目进行了外包,减少了政府工作量,提高了服务专业度;针对社区公共服务缺乏专业化及个性化的现状,结合居民需求调研结果,金地社区通过“社区服务联盟”平台,引进了一批精品项目。包括将“智仁勇青少年成长营”与社区服务中心的“四点半课堂”等活动相融合;将“金地社区党群喜乐团”与“老年人协会”的舞蹈队、秧歌队、健身球队等队伍相融合;将“晚晴工程”与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相融合,以达到丰富社区青少年课余活动内容、引导社区各类文艺活动蓬勃兴起、保障社区老年人健康的目的。同时,还邀请了国家级书法家开展书法美学讲座培训,引进了脊正堂提供的脊椎保健讲座等,这些民生微实事项目方便了居民,让他们能就近享受高质量、个性化的社区服务。

本项目在2015年度福田区“社会创新百舸行动”优秀项目评选活动中,获得全区第四、街道排名第一的名次。在2015年12月19日福田区基层社会治理暨社区治理标准化建设调研会议中,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副主任戴焰军、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等专家及区领导的充分肯定,并认为该项目是一次总体性的改革,是社会治理精细化的关键,细化了工作事项、工作流程、工作主体和质量要求,形成了社区党建、政务、居务等标准化体系,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赵鹏(实习生)、秦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