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青春献给你”——为天眼基地奋斗者点赞

2018年07月30日08:40  
 

7月25日,由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发起的“点赞奋斗者”活动来到位于贵州省平塘县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即“中国天眼”/FAST)台址,探访天眼基地工作第一线,参观天眼望远镜,并与多位科研人员座谈交流,倾听他们为了天眼而奋斗的故事。

李辉:“没有经费,有的是对国家负责的精神”

FAST馈源支撑系统副总工、调试组结构与工程力学专业组组长李辉,第一次接触到FAST是在2006年。那时,李辉刚从中科院力学所获得博士学位,也是初次见到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南仁东老师。那时的FAST还只是个概念,并未进行立项。李辉回忆说,当时他与南仁东老师为了一个技术难题探讨了将近两个小时,现在想来,这可能也是南老师对自己特殊的一次面试。通过这次面试之后,李辉便留在了FAST项目组,而这一留,就是12年。

2009年,李辉与团队来到贵州大窝凼进行踏勘考察,坐了将近三十小时的火车到达贵阳之后,还要开车行驶几个小时的山路才来到大窝凼。长期生活在北方平原地区的李辉走进大窝凼山区后,最开始的欣喜很快被晕车、呕吐所带来的不适感所取代。行走在大山中,屡次遇到危险,虽然有当地向导带路,但由于经验不足,李辉甚至险些跌落悬崖。

作为早期扎根于FAST的科研人员,李辉在工作中无疑遇到了很多困难。为了解决创新研发的问题,FAST项目组选择与企业、高校以及该领域的权威专家进行合作。但是在与企业合作的过程中,李辉等人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经费或经费不足。作为企业,利润无疑是首要考虑的因素,2009年,武汉的一家企业报出了600万的经费要求。这600万对于当时李辉所在的FAST团队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但是为了FAST研究能够取得成果,李辉和团队同事们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亲自去到企业,与对方进行沟通,向他们讲述FAST的科技价值以及对中国天文发展的重大意义。

也许是一片对科学的赤诚之心感动了企业,正如李辉自己所说:“我们没有经费,但是我们有对国家负责的精神”。对方最终决定无条件支持FAST的研究工作。李辉认为,正是出于责任感和荣誉感,才使得他勇于克服困难,推动FAST工程不断向前发展。

于东俊:“参与大科学工程所获得的快乐是我的动力”

FAST调试组测量组组长于东俊,于2009年进入FAST工程项目工作。加入FAST团队之前,于东俊已经与其他单位签订了三方协议,机缘巧合之下,最终进入到FAST工程当中。但是,初来乍到的于东俊,所学专业与FAST工程契合度并不大,对于相关测量设备更是知之甚少。

在这种情况下,于东俊的内心不免生出些许迷茫。一方面,自己对FAST并不是完全了解;另一方面,当时的望远镜建造工程还没有完全开工,主要还是依托于模型演练,所以刚开始也未分配到具体工作。

大概花了大半年的时间,不断学习、不断调试,于东俊最终掌握了所有的工作内容。于东俊坦言,最迷茫的时候,自己确实也曾考虑过放弃,但是一想到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就能够参与到如此大的科学工程中来,内心的快乐是远远大于彷徨的。

于东俊所在的调试组测量组,是公认的较为辛苦的团队,几乎每天都必须背着重达15kg的仪器,深入一线对设备进行数据测量,有时还会受极端天气影响而延迟工作时间。于东俊回忆道,最艰苦的时候是2009年至2012年,也就是天眼望远镜施工期间,当时的工作人员都住在临时搭建的工棚里,令于东俊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酷暑季节的工棚里住了43天,周围没有任何信号和网络,甚至没有空调,并且每天忍受着蚊虫叮咬。

提到当时的经历,于东俊笑笑,说“大家都一样”。不论是领导还是基层人员,大家的居住环境相同,内心的目标也一致。于东俊说,当时国内的一些技术团队进行交流考察时,看到FAST工程项目团队的工棚之后,表示非常愧疚,他们说“我们是先解决自身的环境问题再考虑科研工作,你们是先保证完成任务,再去解决住房问题。”

汤宁宇:“既然选择留下,就要做好一切准备”

负责FAST测试观测数据分析和处理的科学部成员汤宁宇,出生于1989年,去年博士毕业后来到了FAST基地。年轻的汤宁宇说,自己第一次来到基地是在2012年的11月,那时的“大坑”刚刚挖好。看着还未建成的天眼望远镜,汤宁宇的内心除了深深的自豪感以外,还存在着些许怀疑,“中国真的能建成如此大的科学工程吗?”面对国内外一些质疑的声音,还在读书的汤宁宇,也在自己的心里提出了这个疑问。

第二次见到天眼望远镜是在2016年,那时的天眼给汤宁宇的感受,是“惊艳”。天眼望远镜已经建设落成,看着这口直径500米的“大锅”,汤宁宇这次告诉自己的是:“毕业之后一定要来到这里,用自己的力量为FAST的建设添砖加瓦”。

正式进入到FAST工程项目工作,是在2017年。进入现场之后,汤宁宇发现,自己的想象与现实还是有偏差,面对并不熟悉的仪器、未知的难题,经过一次次的调试,还是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时,汤宁宇的一腔热血顿时被浇灭。连续调试了十余天,再花一个月时间进行分析,到最后一次调试成功之时,汤宁宇说:“大家都非常兴奋,这说明国外的流言不攻自破,我们国家是可以建成自己的望远镜的!”

汤宁宇说,自己的职业规划并不宏大,只想将一个个的难关攻克下来,不断发展我们国家自身的技术。“既然当初选择了留在这里,就要做好一切心理准备。”面对困难,汤宁宇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宋本宁:“我的责任就是把望远镜调试好”

测控系统成员宋本宁,2015年毕业就加入FAST项目组,从事FAST现场测量相关工作。作为贵州现场的工作人员,宋本宁一个月大概有20多天都待在没有信号的FAST台址里,“同学们都在城市里,我在山沟沟里”,宋本宁打趣着自己。

在山沟沟里的宋本宁,工作内容也比较辛苦。数据测量是不分昼夜的,过了零点,能坚持下来的人员选择继续坚持。到凌晨以后,团队采取“三班倒”的排班制,每个岗位有2到3个人,加班对于他们来说,基本是家常便饭。

进入到现场进行测量时,宋本宁必须背着价值36万,重30多斤的测量设备。他说:“我们当时就是背着设备满山跑”。遇到极端天气时,必须首先将设备保护好,有一次遇到夜间下冰雹,宋本宁与同事顶着冰雹将设备拆解,避免其被冰雹砸坏。

当被问到从事这个工作是否感到枯燥时,宋本宁认为,一想到南仁东老师等将人自己的一生奉献给FAST的前辈们,自身的使命感也油然而生。他说:“我的导师和导师的导师都是从事FAST工程研究的,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精神传承。而在现阶段,我的责任就是调试好望远镜。”

据悉,在FAST台址的现有技术研究人员中,多数实际上都是已经在FAST工作了5年以上的硕士、博士。无论是毕生从事FAST工程研究的科学家,还是这群年轻的科研工作者,他们都怀着一腔热情,将自己的青春投入到FAST工程的建设当中。并以一代又一代科研人的奋斗精神为标尺,为国家的科学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此次“点赞奋斗者”活动由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联合网上车市共同发起,包括吉利、长城、奇瑞、君马、上汽荣威、上汽大通、捷途、北汽昌河在内的多个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组成“最强中国车”车队,从安徽小岗村出发一路寻访浙江义乌、阿里巴巴、景德镇、洋山海关、中车株洲所、贵州“中国天眼”等地,与各行业奋斗者对话交流,传播奋斗力量,致敬奋斗精神。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高丽、李璐颖)

相关专题